• 免費注冊·RSS源·手機版·廣告服務·服務介紹·投稿中心·收藏本站· 設為首頁

    行業資訊

    • 行業資訊
    • 交易供應
    • 交易求購
    • 交易招商
    • 商情中心
    • 人才中心
    當前位置:首頁>行業資訊>正文

    廣東江門市基層畜牧獸醫遭遇“人才之痛”

    2018-07-20 09:59:15來源:廣東農業信息網作者:廣東農業信息網編輯:bianji2
    分享到:
      李海強,曾在養殖場做過技術員,自己開過獸藥店,如今進入鶴山市鶴城鎮畜牧獸醫站,豐富的基層工作經歷,讓他對這個職業有了更深的體會。在李海強看來,在養殖場工作時,他專注的是“技術”,希望提高養殖水平,確保產品質量;開了獸藥店后,服務的是更多養殖戶,要用自己積累的經驗,幫助養殖戶創造效益,讓消費者吃上“放心肉”;而來到畜牧獸醫站,自己的視角就是整個大環境,要消除食品安全隱患,做好疫病防控,“責任大,壓力也更大”。
      走進農村,能遇見更多的“李海強”。從養殖場,到獸藥店,再到畜牧獸醫站,其中每個環節都離不開畜牧獸醫,他們是肉類食品安全第一關的“守門員”。江門市農業局總畜牧獸醫師龔榮茂告訴記者:“畜牧獸醫有兩大就業方向,一是前往養殖場、飼料廠、獸藥店等社會企業,二是進入畜牧獸醫站等政府機構,人才需求量大。”要實現鄉村振興、產業興旺,人才戰略不能缺位,畜牧業尤其如此。然而,基層工作環境不佳、社會認同感不強、任務重待遇不高等問題,正讓畜牧獸醫,尤其是基層畜牧獸醫遭遇“引不進”“留不住”的“人才之痛”。
      走訪
      還原基層畜牧獸醫群體
      對于許多人來說,畜牧獸醫是一個相對陌生的職業。他們的主要工作是什么?他們的工作有何重要意義?他們又經歷了怎樣的職業成長歷程?近日,記者通過深入走訪,嘗試為讀者們還原一個真實的基層畜牧獸醫群體。
      肉類食品安全第一關“守門員”
      冼德權是鶴山共和鎮平嶺村人,生于“獸醫世家”的他,繼承祖業成為“民間獸醫”,這一轉眼就是數十年。從昔日的“小年輕”到如今的老專家,冼德權直言:“口碑最重要,信譽就是無形的資產,這就像醫院里掛專家門診。有產量、有收入,養殖戶自然會找上門。”
      職業責任感和獲得感,是冼德權一直堅守的精神支柱。“我們有句老話,寧做收買佬,不做獸醫。一方面是工作條件太差,沒人愿意在又臭又臟的豬場里跑來跑去;另一方面,上山下鄉路途遠,不但辛苦,收入還低,就更沒人愿意做了。”早年的艱苦歲月歷歷在目,但冼德權的堅持沒有白費。如今,他擔任鶴山市共和鎮畜牧獸醫站站長,帶領著一個年輕的團隊。
      在鶴山市共和鎮畜牧獸醫站,8年前大學畢業的陳杰鋒是冼德權的“得力干將”。而他也在工作中經歷了基層畜牧獸醫工作的變化。他告訴記者,自己大學畢業后曾在一家屠宰場里做檢疫員,“屠宰場環境肯定不好,工作也很辛苦”,后來他選擇報考鶴山市共和鎮畜牧獸醫站,“相對屠宰場而言,這里工作環境比較好,也更穩定”。
      “早期基層獸醫幫禽畜看病,還要做防疫、檢疫,什么都做;現在,規模以上的養殖場大多有自己的獸醫,銷售獸藥的商家也有駐點獸醫,為散戶服務。”陳志峰認為,畜牧獸醫站的主要職責如今已經發生了轉變,首先是確保農產品安全,確保沒有疫病暴發。告別了“行醫”的日子,但陳杰鋒依然少不了上山下鄉,平日里與養殖戶打交道,在了解禽畜養殖情況的過程中,發現潛在的疫病威脅,到了每年動物防疫的高峰期,“我們要把疫苗分發下去,大養殖場有專人做,小養殖場要自己動手,完成疫苗注射后,還要回去抽查檢測,確保防疫工作做到位”。在陳志峰看來,自己作為肉類食品安全第一關的“守門員”,肩上擔子很重,“工作中稍有疏漏,就會留下隱患,引起嚴重的后果”。
      在這個以“80后”為主的團隊中,1989年出生的林國志加入也有4年多了。畜牧獸醫站每天最主要的工作,就是為出欄的禽畜“體檢”。林國志說:“養殖場養的豬要屠宰,首先要向畜牧獸醫站申報,并登記錄入,然后把豬運到站里打上二維碼,才能進屠宰場。”每天的任何時段,都可能會有養殖戶上門打二維碼,“有時候中午吃著飯,養殖戶來了,我們就要工作。即便是春節期間也不例外,我們不工作,市場就沒豬肉了”。而林國志所說的這些工作,都離不開專業知識。日常抽檢里,需要熟練地運用檢測儀器;現場檢查中,則需要從禽畜的體征、狀態等細節判斷健康情況,或者辨別有什么疫病,并作進一步檢查……如果缺乏專業知識,很難做出準確的判斷,而禽畜疫病的不斷變異,也為檢疫防疫工作帶來了壓力。“所以,我們要接受培訓和學習,更新自己的知識庫,提高工作能力。”林國志說。
      在基層鍛煉中讓知識真正變成“生產力”
      梁澤恩,1994年從華南農業大學畜牧系畢業。據介紹,畜牧養殖業發展早期,高校希望培養“全能手”,于是開設了畜牧獸醫專業。隨著畜牧養殖業高速發展,專業化程度更高,分出了畜牧專業和獸醫專業。大學畢業后,梁澤恩投身到了禽畜飼料行業:“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飼料行業正處于飛速發展階段,企業積極招攬人才,也提供了很有前景的發展平臺。”看到了機遇的梁澤恩,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,并且從基層做起,他入職后的第一項工作,就是去看倉庫,“要學有所成,學有所用,就要經過歷練,不能急躁”。經過基層鍛煉,梁澤恩所學的專業知識也真真正正地轉化成了“生產力”。譬如說,“倉庫里有很多玉米,胚芽大小、含油量高低等,不僅品質有高低,還有不同的用處,這個‘眼力’就是在那時練出的”。
      如今,梁澤恩已成為新會某大型飼料廠高管,也曾參與招聘工作。“我問應聘者,如果有配方師、銷售,以及基層實習生,這三個崗位會選哪一個?基本不會有人選擇下基層。”但他認為,大學生學的是理論,要把腦中的知識變成實在的產出,就必須經過鍛煉,而基層就是這樣一個鍛煉、積累的地方,厚積薄發。
      告別“倉庫管理員”的身份后,梁澤恩走進了實驗室,在這里他參與了眾多飼料產品的研發工作。“沉得下心和熬得了苦只是成長的第一步,有了基礎積累才不會拿起原料,卻不知道是什么、怎么用。”而要“用得好”,梁澤恩認為,要“常懷著一顆學習的心,只有學的東西多了,才能有更深入的理解和思考”。
      云浮妹子羅麗霞的經歷與梁澤恩頗為相似。她2004年畢業于湖南農業大學畜牧獸醫專業,而早在2003年,她就已經去了豬場實習。她說:“禽畜都是‘啞’的,生病了說不出來,要靠獸醫觀察判斷,這就要去實地工作,否則書本上的知識學得再好,查來查去不知道什么毛病,等于白學。”
      從湖南到廣東惠州,再到江門,羅麗霞在基層一待就是多年。2012年她考取了職業獸醫資格證,如今的羅麗霞已經是新會會城一家獸藥店的駐點獸醫師,而她的日常工作也不只是“看病開藥”。隨著畜牧養殖模式的規模化、現代化,獸醫所承擔的職責也從“單一”走向“復合”。除了“獸醫”的身份,在羅麗霞的日常工作中,她還是“宣傳員”,要向養殖戶講解政策法規;是“設計師”,參與現代化養殖欄舍的設計。
      現代獸醫不再停留在傳統診療,而是食品安全的重要一環。“現在我很少能好好坐下來,平日里不僅要到全市各地的養殖場了解情況,還要去全國各地參與培訓,了解最新的防疫、養殖技術和要求。”羅麗霞認為,現代獸醫要清楚知識和信息在不斷變化,而作為“橋梁”,要通過技術推廣會等形式,把這些資訊傳遞出去。
      思考
      癥結何在 前路在哪
      無論是出身“獸醫世家”的冼德權,還是投身基層的高校畢業生陳杰鋒、林國志,或者走進畜牧企業的梁澤恩、羅麗霞,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選擇,“留下來”。可不容忽視的是,畜牧獸醫行業的人才流失,近年來呈現上升趨勢,尤其是在基層。“經常會遇到跳槽的,有的甚至直接轉行,花了這么多年學習,很可惜。”陳杰鋒表示。
      “很多人熬不過在基層的日子”
      “引不進”“留不住”,基層畜牧獸醫人才之痛,癥結在哪里?不同的人,有不同的解讀。“讀了這么多年書,人家在辦公室,衣著光鮮,自己卻在又臭又臟的養殖場,跟禽畜打交道。”陳杰鋒直言,相對艱苦的工作環境和心理落差,“很多人都不能接受,尤其是女生,很少有女生能在基層待下來,大部分都轉行了”。
      說到心理落差,梁澤恩和羅麗霞也認為,這是人才流失很重要的原因。“先學走路,再學跑步,等你積累了足夠的知識和經驗,就可以‘跳級’,可是在基層歷練,是必不可少的,跳不過去。”梁澤恩說。羅麗霞更直言道:“很多人熬不過在基層的日子,但是玉不琢不成器,要闖出自己的天地,還是得從提升自我做起。”
      實際上,隨著現代畜牧業的發展和最新的環保、產業發展要求,傳統“臟亂差”的欄舍已經逐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現代化、廠房式的欄舍,無論是氣味還是衛生情況,都有了很大變化,基層技術員的工作環境有了很大改善。與此同時,以鶴山為例,近年來,基層畜牧獸醫站也進行了升級改造。“跟以前相比,環境好很多。”冼德權說。
      “希望更多人正確認識這個職業”
      環境差是外因,內因則聚焦在了待遇及社會認同感等問題上。從企業而言,記者查閱招聘網站了解到,以恩平養殖企業為例,普通養殖場技術員的月工資,大多為2000元至4000元。對比于省內省外的相關企業,這一待遇并不低。梁澤恩也表示:“企業都是惜才的,遇到人才,都會想方設法留住,提高待遇,提供平臺,改善環境。”
      在冼德權看來,近年來,基層畜牧獸醫站不僅在工作環境上有了很大改變,人員待遇也越來越受到重視,“以前待遇不高,但現在經過調整后,有了很大提高,基本參照政府公務員標準。”至于另一個“痛點”——基層人員的婚姻問題,“這個行業,尤其在基層,大齡剩男還是不少。”陳杰鋒坦承。
      “因為有防疫的要求,養殖場的基層技術員,大部分時間都要在場內待著,而且在基層的女生本來就不多,找個對象、談個戀愛不太容易。”羅麗霞如是說。林國志則認為,除此以外,“對比其他職業,男方從事畜牧獸醫行業,很多女生或女方家庭不認可,這跟社會的認知度有關,希望更多人正確認識這個職業。”
      在農貿市場銷售的“放心肉”背后,在畜牧業轉型升級、繁榮發展背后,畜牧獸醫人才期待關注,關鍵在于正確認識他們所肩負的責任和默默的付出。“過去,社會對畜牧獸醫人才的關注度比較低,但隨著畜牧業的快速發展,食品安全的關注,公眾開始更理性、客觀、全面地了解這個職業。”龔榮茂說。
      加快社會化服務體系建設
     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在破解有關難題方面,政府也做了大量工作。從2005年開始,江門市全面鋪開獸醫管理體制改革,到目前已基本建立畜牧獸醫行政管理、行政執法和技術支撐三大體系,截至去年全市鄉鎮獸醫機構人員數量超過500人。“獸醫服務包含了獸醫公共管理和社會化服務。目前,我們正在加快推動獸醫社會化服務體系建設。”龔榮茂說。
      據了解,獸醫公共服務機構主要提供獸醫公共服務,而市場主體、社會組織和獸醫從業人員則提供獸醫社會化服務。長期以來,獸醫公共服務機構工作既包括公共服務,也包含了社會化服務,導致責任不清、權責不對等的現象出現,獸醫社會化服務體系發展嚴重滯后。“因此要在動物疫病防控和動物產品質量安全方面推行社會化服務。”龔榮茂說。
      同時,江門市近年來不斷優化村級動物防疫體系。“動物防疫員是動物防疫體系最基礎的組成,經過幾年的獸醫工作的推進,村級防疫員的工作狀態基本實現專職化。”龔榮茂說,可是相較于繁重的工作,其收入仍有落差,因此需要改革優化隊伍,實行村級防疫員職位專職化,加大投入,提高待遇,制定考核機制。
      據悉,上述有關舉措可在整體上優化基層畜牧獸醫人才的分布,緩解基層畜牧獸醫“人才之痛”。
    1. 1,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畜牧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畜牧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中國畜牧網”。違反上述條款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2. 2,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本網站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3. 3,本網所展示的信息由買賣雙方自行提供,其真實性、準確性和合法性由信息發布人負責。本網站不提供任何保證,并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
    4. 4,友情提醒:網上交易有風險,請買賣雙方謹慎交易,本地最好是見面交易,異地交易請多學、多看、多問、多了解,網上騙術多種多樣,謹防上當受騙!
    5. 5,本網刊載之所有信息,僅供投資者參考,并不構成投資建議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。
    6. 6,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、地址不清稿酬未付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聯系方式:編輯部電話:0451-88003358 電子信箱:info#chinafarming.com(請把#換成@)
    熱文TOP10
    廣東江門市基層畜牧獸醫遭遇“人才之痛”
    分享到:
    香港49选7开奖记录